污产阶级鲜花食人魔

虚心接受 死不悔改

第一次出cos!!!!中华小当家刘昂星
体验很棒!也有很多前辈和我合照开心!

【晗熏 楼台诚】逍遥法外15章

        景苑小泉面对着夕日忠心耿耿下属的惨状欲哭却无泪灰,他没想到啊!
        藤前侍奉自己已有四年了,可一朝就成了白骨森森。这个人必须找到!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逮到他!
        矮小的景苑年事已高,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可怜的小老头在颤抖,两鬓斑白又悲哀可笑。
        他不过是个野蛮没有人性的野兽,跑到别人这里撒野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人也会有如此凄惨的一天。我
        “……”新的助手正在向他通告
        “閣下”
        “何のこと(什么事) ”
        “ 薄靳言さんが来ました (薄靳言先生来了) ”
        “ わかりました (我知道了)”
        景苑不紧不慢地移步至樱庭,这个中国人是他少有的忌讳得罪的人,也是重要的生意伙伴不知这次有事为何而来?不知为何,他心里难过的厉害。
        “薄桑, ”许久不见了有失远迎”
        “啊 哪里我才是打扰了 ”
        薄靳言微微躬身算是行礼了,便放下了客套的话。
        “我听闻 您购办了三船的药品?”
        景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 这人怎么知道的?
        “而且是用不法手段从我们手中夺的吧……”
        景苑脸色又是一变
        “抢生意伙伴的东西,这不厚道吧您要是想要,直接跟我买就好了嘛 何必呢?嗯?景苑先生”
        傅子遇狐假虎威的样子,景苑简直在心里都想把他撕了或者砍头 可见这家伙现在的模样有多贱。
        但是碍于薄靳言,他这隐忍中透着暴怒的眼神更让傅子遇痛快。
        “不如我 做个顺遂人情把这三船药大方送给您,而且 不追究责任?”
        “这……薄先生有什么条件?”
        “你不能再追究您那死了的助手的事”
        “这……这”
        “我失去了三船的人命 您只失了一条,这生意本该是我亏本!”
        这又何止三船人命!你们夺走了多少?自己不清楚?没了我,你就没有资源,没有在上海的方便,你敢对我发脾气?我告诉你,这断了的牙!你自己给我吞下去!
        薄靳言的意思就是这个,景苑内心的委屈,不甘,还有那种凶手被当场戳穿的羞耻和愤怒……这些所有的东西撕扯着景苑,简直让他喘不过气来。
        “你自己明白”
        在这里薄靳言实在懒得用“您”这样的敬语,利落的转身离去。
        景苑摊坐在地上,这三船的药品现在就是藤前的命了换来的?
       
        李熏然接到了不再调查那死人骨头的消息,这时他在吃着,那人精心准备的晚饭。
        怎么就不调查了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傅子遇突然就闯了进来
        “哈哈哈哈想我了吧?”
        谢晗不悦,不过是背对着,所有人都看不见。
        “嗯好香啊!我来蹭饭!”
        “唉 你呀还是这么不要脸。”
        李熏然无奈的多拿了一份碗筷放在不速之客面前。
        谢晗也做好了最后一道菜  ,雪里红红烧肉。
        “哎哎 你知道 你那个案子怎么就不用查了?”
        李熏然眉头一抖
        “其实啊我挺喜欢那杀人魔的作风和作案的方法”
        谢晗已经想动手了,杀了他,因为已经漏出马脚了,这不容许!
        “他尽力在模仿之前流窜东三省的那个家伙,可惜啊”
        “可惜什么?”
        谢晗突然不想杀狐狸了,他对这话,极其感兴趣。
        “的确是杀人烹尸的确 也是优雅的做派,华丽的食物……可他忘了一点…… ”
        “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
        李熏然被他得意洋洋的脸给逗笑了,谢晗看着李熏然高兴,也轻松了一点,屋子里的气氛被傅子遇成功的调节了。
        “他没有擦刀叉,更没有将屋子布置的几近完美!”
        李熏然想笑,这是不是之前那个东三省食人魔已经不重要了,这推理的逻辑……傻子吗不是?
        李熏然没看破并没有表示谢晗不看破。
        傅子遇早就暗示他——你就是那个杀人狂吧?做的不错嘛 我们也并没有想告发你的意思,就算继续杀日本人我们也是默许的。
        傅子遇演技可是一等一的好,他简直是浑身是表演,简直武装到了牙齿,也就是谢晗,薄靳言这样的人不会被他耍的团团转。要不是在薄靳言这栽了跟头答应照顾他,他傅子遇早就忽悠全世界去了。
        狼吞虎咽满足后的傅子遇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幸福的摸摸肚肚,乖宝宝一样站起来。
        “重庆 北平 哈尔滨 上海……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你有那么夸张?”李熏然表面上不屑,其实心里都快乐开花了,如果有尾巴肯定是在摇的。
        傅子遇没骗李熏然,除了“公事”他是真心对待这么个大宝贝的。
           “你啊嗝 真是娶了个好媳妇……”
        嘟嘟囔囔,吃饱喝足的狐狸快意离去,留下了一个脸红的小警察,和一个表情难以捉摸的大灰狼。

(良心痛的一更)

【晗熏/楼台诚】逍遥法外14(本章楼台诚)

        晚风竟有些微凉,薄靳言裹紧了外套,这样一个运筹帷幄不可一世的人此刻显得很脆弱。
        “你还要搞到?都快死了……真是我还要照顾你到什么时候?”
        “那就到我死吧……”
        对着傅子遇认命般的嘲讽,他平静得很,眼神也温和
        风把他的鬓角吹乱了,老妈子心疼啊。
        “那个简小姐呢。她可担心你了,上次你俩吃饭你差点咳出血 ”
        “没关系的 她知道我…………很好”
        “你就吹吧……”
        白眼一翻,傅子遇就去准备晚餐了,这孩子太不让他省心。
        而薄靳言被他脱进了房间里,不顾他的冷脸。
        因为傅子遇知道无论怎么样 薄靳言都不敢动他。
          
        …………………………
         “大哥 明台他 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你别管他 他经历了这么多事 不是像个孩子那么简单了 让他饿着 长长记性……”
        明楼都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新来的薄靳言傅子遇 诡异的狠,明显的纰漏和疏忽 他都不管,到底是有多大的能耐?还是 和他们一样的身份?
        所有的人在此刻都在胡思乱想,乱世搞的所有人都心事重重。
         
        “吃饭了 快吃……”
        “我……害怕 我打了大哥一枪”
        明台小声抽泣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的
        闻着阿诚身上的味道他的手臂越箍越紧几乎要把阿诚揉碎的热。
       
        “哼……松开……明台”
        让他想不到的是 他的小弟 强吻了他
        他惊讶的连嘴巴都闭不上直接被入侵了。
        有力的搅动,吮吸, 快活生命狠狠的融入他,津液由下巴流入那令人遐想的领口,令人血脉喷张的是抚遍全身的双手。
        你渴望那跃动的年轻的火焰吗?像是星火燎原,像是滴水入清泉。
        你渴望情色吗?挣去禁锢的赤裸,摆脱尘世的悠然洒脱。
        沉迷吗?还是本该如此?为什么如此想要去交融?
       
        过了半晌,那唇齿间滋滋的水声终于停歇了。
        阿诚还没有缓过来,明台已经在吮吸他的脖子了,不行! 必须停下来!
        双手撑住明台的胸膛,他们的脸离得如此之近。
        那双泛着温柔和占有欲的眼睛现在只有他。
        “你……”
        “你知道的 我不想让大哥对你……所以我”
        狠下心推开小弟阿诚夺路而出,慌张地如同逃命,留下了落寞的人影望着他头也不回的奔走而去。
        “冷静!冷静!他只是把你当成了程锦云!”
        可那充满了占有欲的双眼不会骗人,简直要把他吸进去。还有那抚摸……居然是如此的舒服……诱拐小弟的罪恶感还有这种快感的羞耻感。
       他觉得自己 太差劲了。
        头一次 撑不下去想逃开。
       
        明楼发现了脆弱的他,微笑着拥他入怀。
        过了一小会儿给阿诚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也许知道小弟不安躁动的原因了,阿诚太吸引人了谁都把持不住啊。
        “吃饭吧 你都瘦了”
        “那你饿着吧 都多胖了?”
        “哎 可没有这么说话的啊 怎么扯到我了?我胖?”
        明楼眼中的阿诚带着些许的憔悴发丝微乱,眼圈发红,眼中还闪着泪花。
        真好看  
        明大长官找不到多好的形容词 只觉得此刻的阿诚简直是世间任何人也比不了的美 
        美而不娇 美而不弱
        被窝里的明台是快乐的,阿诚哥被他吓到了,不过他相信二哥不会不理自己,他相信二哥也对自己产生了感情。
        他摸到那里事 感觉到 小二哥 站立起来了……
        如同初恋的毛头小子一般,他把自己裹成一只毛虫来回在床上滚来滚去,终于 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啊哈哈哈哈……嗯 阿诚哥 好甜啊”
       

没错 你们的有生之年又回来了
       

《晗熏/楼台诚 》逍遥法外13(此章楼台诚不出没)

        李熏然的心情不是很好,但庆幸的是组织中午给他来了消息,一个伪装成商人的联络员找到了他,他从根据地来并且由自己的老师张政委直接负责,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李熏然的存在,其他人都不晓得有他这号人,不然他也不会断线在孤岛里了。
        “我还以为就要这么过下去了,还好……”
        “ 组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你放心”
        “那接下来了?我需要做什么吗?”
        李熏然是非常急切的,他需要给自己的信仰做些什么,一直无所事事还是让自己非常苦闷的。
        “对了 一个同志牺牲前 给了我这个!”
        李熏然把一直藏起来的纽扣递给了面前沉稳的中年男人,看着他皱着眉头端详。
        纽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浮雕的驯鹿好像在跃动着在光影里。
        “那些人……”
        “走!”
        小心留意了周遭
        人声鼎沸的茶馆不知怎么的混进了几个身影,直觉告诉他们,被跟踪了,而且非常有可能暴露。
        “你先走 我断后,拿着纽扣!”
        “好”
        这时候说什么要走一起走是幼稚的,保住一个人才是够本的,只要一个人没抓就有希望。
        冷静的离开了单间,李熏然面色如常地整理衣服和帽子,联络员通过后门离开了茶馆 希望他平安吧,可特务有哪是那么容易逃脱的?
        “让他逃吧”
        “这么容易?”
        薄靳言在高处稳坐又一次闭目养神。
        一尘不染的西装,半盏茶,一副悠然自若的样子。一边的傅子遇倒是像看街头的胸口碎大石一样,吃着点心瞪大了眼睛就差哈哈叫好了!
        好一场大戏啊!他看着联络员神色匆匆地奔走在小巷里,看着李熏然故作镇定地整理警徽假意巡查。
        “要不?我还是安排点波折?不然太假了吧”
        “不必……多余 咳!……咳!”
        “你没事吧!别激动啊!”
        薄靳言突然身形不稳的差点倒在地上,因为那该死的咳嗽。
        傅子遇慌了神连忙扶起他来。
        “得了得了 我怕了你了”
        无可奈何的老妈子又安分的坐下目送着“演员”下台。
        “下午 要见 那个日本人 我给你准备一下”
        “知道”
        “哎你能不能多说几句?唉唉算了算了 好好休息吧”
        傅子遇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薄靳言病殃殃的样子他真不愿意看见,说什么也是自己一手照顾的人,“自家孩子”这样总归是心疼。
        慈父自顾自的会心一笑给大儿子在炎热的午时添了件大衣。
       
        李熏然终于是平安的到了警局,气喘吁吁地坐下后,一堆人都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呢这么慌张。
        “小头儿怎么了这是?”
        “没事没事 就是着急嘛刚才出去巡查时间久了一点……”
        撂下杯子,李警官又是个轻松阳光的小青年。可是这案子……好几天都没有头绪了。
        死者……正是那天的络腮的日本人
        尸体只剩下头和全身的骨架血肉都被剥夺整体都剔除的十分完美,它们整齐的以人形摆放着,凶手还贴心的用铁钉来固定。
        发现尸体旁边的桌子上,有些两个盘子,一个中的食物已经吃完,而另一个则是想当完美的一餐了。肉排用了极致的烹调手法至八分熟,用料选用最嫰的部分摆盘更是尽善尽美。
        还是热的! 热的!
        多么讽刺啊,选用被害者的肉来烹制美食,自己吃了一份,还刚做好一份给后来者享用,随后再优雅的离开!
        这种作风不禁让他想起一个人,一个同样绅士优雅的男人,喜欢烹调美食的男人。
        不过 不会是他的。李熏然很确定,那温润体瘦的人,怎么可能呢?
        可……骨架上的肉都被完美的剔除,如此专业的手法,一个医生当然是熟识的。
        不……还是不可能的,他一直一直都很温柔,而且他一直是一个善良的医者啊,对待病人都……
        李熏然还是选择放下怀疑。
        他选择相信他身边的这个人,如此关心他的这个人,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是食人魔呢?
        再者,那日本人死有余辜,他才不想换这破事,死了才好!真该死!
        “嘭”的一声 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小头儿……你……你怎么了?”
        小警察们吓了一跳,李熏然表情冷峻,整个人都散发着怒气。
        这事他们又不得不管!
        “嗖”的一声
        一个椅子又遭殃了,它惨死在墙角。

(我更新了 意不意外!)
       

【逍遥法外】十一章(非常懒的一千字)

        “我……出门了”
        李熏然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的走了,这种丈夫出门妻子送的感觉让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背后的谢晗却满足的笑了,不过这么容易就和熏然住在一起他总觉得……太容易了,他虽然对自己十分的自信,可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在心头涌动,这对自诩为天的谢晗来说十分的不满。
        他从不能允许自己出错,做事也不留痕迹那么只有一件事对自己也许会造成威胁。
        在他刚当上这里的医生之后,便对那个对李熏然不敬的人下了手,那人在去医院诊治的时候,自己下了一种化学毒剂,无色无味轻易无法检测,所以多疑的日本人根本没有找麻烦,没有证据没有痕迹,唯一的突破口是他曾是那日本人的主治罢了。
        若是自己被抓进去,就算逃出来了也无法再平静的隐秘下去了。
        谢晗在盘算着,盘算今后的打算,明明没有证据的事他也左思右虑从前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对自己完全的自信,出了事也好不顾虑杀就是了,宪兵队算什么还不是被他耍的团团转?可现在李熏然在他身边,他不得不怀疑自己,谢晗快不认识自己了。
        恶魔一旦坠入了爱河,那么他相当于卖出了自己的死穴。
        煎蛋糊了……焦臭的味道渐渐弥漫开来浓烟也熏染了他洁净的衣物,好像很快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天上又乌云密布起来。
        又要下雨了,那人可带了伞?
        李熏然骑着车穿梭在大街小巷,阴沉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大都市的繁华,虚伪的生命力依旧在磅礴的生长。 早餐的叫卖声,女子咿侬软语呵斥幼子的声音,还有车来车往的发动声,李熏然听到这些心里才放松了一些。
        可迟迟没有接头人的消息他太不安了,再等等吧千万别再暴露自己。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关心的人早就被阿诚给审死了……现在他的处境于孤岛无疑,眼前的生机勃勃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得想办法和外界沟通,上海是一块要地老家是不会放弃这里的而他不能坐以待毙,哪怕只有自己一人。
        多雨的大上海总有人在惆怅,明大长官也不例外,掺杂着湿气的空间刺激的他伤口发疼。
        “不冷吗?大哥”
        阿诚把外套披在他心疼的人身上,他发觉那人的手也握住他在搭外套的手让他无法抽离。
        “大哥”
        “阿诚 你知道的……”
        阿诚其实了解,可窗户纸不捅破让他感到安心,令他没想到的是明楼现在突然的表白。
        “我明白的 其实我也对大哥”
        眼看着明楼的唇越来越近,阿诚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多年的暗恋的情愫在这一刻得到满足。
        而狗血的是这一切也被明台看在眼里,他的眼里是痛苦和悲哀,气自己的不争气,气大哥,而他也对不起大哥对不起阿诚,他只会闯祸。
        他不是不成熟可一遇到自家事就变笨了,尤其是阿诚哥。
       
       

【晗熏】三位一体 伪神 (存脑洞)

突然想到熏然是光明上帝属
二谢晗是想要取代上帝的伪上帝恶魔属
后来薄靳言他们要怎么阻止
而熏然虽然是圣子但还是说摁不住对恶魔诱惑的向往……
谢晗还是完成了新的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
成功通过“新圣子”熏然达成新神降世

2333又有脑洞

【逍遥法外】十一章雨

        “小头儿……你听了可别……”
        “怎么了?”昨夜吃完了谢医生送的点心,李熏然睡得前所未有的舒服,心情正好的他对其他警员那种难以言说的表情感到疑惑。
        这群人是怎么了?
        “快说,我还有事……”
        “您还记得那个您救的那个小孩吗?”
        “怎么,这两天发生的事你觉得我会忘?”
        “他……他……死了……”
        “怎么回事?”
        李熏然揪着无辜警员的领子怒目圆睁,把人摔倒一边就跑出了门,怎么会?怎么可能?那孩子明明已经决定活下去了啊!
        “尸体今早被发现……胸口插着一把小刀,血都把床单染透了”
        李熏然不敢相信,那个冰冷的尸体之前还是一个抱着他哭泣的孩子,他记得那眼泪的温度,灼热而富有生命。
        “是自杀……脸上居然还在笑……”
        鉴定尸体的法医也是疑惑的很,笑着死去似乎也是不错……
        路上的嘈杂他都听不见了,就是难过的推着车走。那孩子没有葬礼,没有人在意,就埋在其他被烧死的孩子旁边。
        解脱了吧 李熏然这样想,确实是那孩子放了一场大火,他自己是最后一个被消融的。
        “熏然!你怎么不打伞啊!下着雨呢!”
        谢晗温柔的笑着,脸上也是一片的着急 要是没有他熏然怎么照顾好自己?
        李熏然朦胧的看到有人给自己湿冷的身体上方罩住了一把大伞,猛烈的雨滴突然就停下的感觉很怪,他明明什么也保护不了,也会有人保护自己吗?
        谢晗感受这李熏然重量,他整个都靠在他身上了!他的心脏感受到了这湿透了的,火热的心跳……于是他的心也猛烈的震动着仿佛是起了共鸣
        雨里所有人都茫然的走着,只有谢晗拥着李熏然一起在伞底下。
        “走了……”
        谢晗才发现这家伙睡着了啊,真是肆无忌惮……
        把人好心的带回家却发现……那个没出息的破房子……塌了……屋顶都秃了一大块。
        “这可是天意啊”
        谢晗还是保持着绅士的笑容,将宝贝带回了自己的小楼。那房间早就准备好了,柔和的色调,温暖的被褥,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他的主,没想到这一天到的这么快。
        李熏然被浴室的热气蒸腾着醒来,周身都是热水暖和的他感到自己像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样,放松又舒服。
        “是谁?……呃……”周围因为肉体而波动,荡漾出水声,他寻着光影看到了他……
        谢晗只是一件白衫无奈的看着它被因为李熏然而躁动的水打湿。 又要换一件衣服了……
        “我……你 谢谢”
        他不知道说什么 反正事情肯定不是胡乱的关系,他记得自己遇到了谢晗就因为寒冷而安心的睡着了,因为这家伙放松了自己的警惕,李熏然背了过去默不作声。
        “嗯?”他背后谢晗拿起毛巾擦在他身上,温热的水滋润着皮肤,这一切都让人舒服的想要睡着。
        突然李熏然不想计较什么了,他知道这样放松警惕太不应该,可是他累的太久了 休息一下 不好吗
        谢晗看到李熏然挺直了背还紧绷着……孩子一样幼稚的动作,谢晗不由得迷住眼睛 原本野兽的思想也平复了下来。
        在这一刻,恶魔也停下来享受宁静了。
        欣赏着李熏然健美的身体,谢晗如此的痴迷,他不禁想用唇齿去膜拜……
        就在快要触碰到那肌123肤的一刻李熏然转了过来,刚刚好的 唇对着唇,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安排这样的巧合。
        赤裸的 羞耻,热气的微醺,奇妙化学反应的结果就是 谢晗猛的被李熏然推倒在浴室的地砖上,水哗啦的随着年轻1肉体的离去被带出了浴缸冲刷在两人的身上,时间随着水滴的抛下一切尘埃落定,所有的事物都沉寂下来。
        谢晗快忍不住了……而李熏然迅速的起身但……光裸着身体又羞得要死,他们才见过几面?算是陌生人吗?可陌生人怎么会?
        这一天之间发生的事李熏然有点蒙。
        谢晗还是绅士的给李熏然披了浴衣,站起来了……站起来的不止一个……还是不说为好
        那李熏然两腿间的他早就看到了……那无疑是艺术品,哦 不能多想会被发现啊?而且,李熏然有用他的药。
        穿好谢晗递过来的衣服,竟然穿起来合适的很。
        “我和你是一样身高的……”
        “嗯”
        李熏然莫名的觉得周围都是粉红的气泡,竟然像第一次约会一样的不知所措。
        “我……想回家了……”
        李熏然你他妈在说什么啊!像个夜不归宿怕父母责怪的小丫头一样。
        “可是……你的家……那儿”
        李熏然随着谢晗一指差点又倒下去,房顶都塌了啊!那一堆土都是什么啊?他家?
        那暴风雨之中的可以称之为土堆的一大坨渣真还就是。
        李熏然心疼啊 所有家当除了他放在警局的那一点都没了……
       
        “你可以就在我家住下”
        “啊?”
        “我自己一个人……所以你可以留下来”
        “额?”
        这变故李熏然措手不及,突然之间房子塌了突然之间就要住进才见过几面的人家里……
        “付给我房租如何?李警官”
        “好”
        都这样啊,李熏然也不多说什么了,住就住。
        他也不知怎么的就是耐不住那温柔到让他没办法行动的脸还有弯起的嘴角,这太奇怪了!这不正常
       
       
       
       
        明台在奔跑却不知道去哪里,污水混合着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他又摔倒了,爬起来他把自己弄得一身伤。
        “呜呜呜呜……呜 嗯……呜”像个小孩子一样明台哭个不停,路上明明没有人,可他就是觉得所有人都在指责他,要他死。
        疼啊 好疼,帅气的脸被划出红色,雨水和脏东西刺激的使伤口更痛苦。
        “大姐……阿诚哥……大哥…我错了…”
        远处的阿诚皱着眉头就这么看着明台坐地痛哭,哭了好啊……哭了就好了……
        “回家 乖”
        阿诚扔下伞抱着小弟在雨里,哄孩子 他做的多了,这孩子这么长时间了终究是没长大。
        “呜……嗯”
        差不多哭够了,他还是不肯放手,太温暖了,果然,阿诚哥太温暖了……不想放手怎么办……不想让给大哥!
          在这场雨里明台成功的让阿诚对自己放不开手了,阿诚也放不开小弟,他任性也好,他始终是“家人”
哪怕……所有“家人”的身份都开始变得微妙
        “大哥……你怪他”
        “不怪 他其实是在护你”
        阿诚处理好熊孩子自己弄得一身伤之后又好生的哄着睡了觉才去见明大长官,他也心疼 那横在脸上的伤都翻了红肉……上药时候小孩就是呜呜的抱着他哭。
        “我有办法……把张熙抖出去”
        “这……可行吗?”
        “没办法就说外面是我们的人派来捉拿共党的奸细的可是我被误伤了计划就终止了你去准备一下做好措施 逼的张熙垭口莫辩……嘶……”
        “大哥!你……肩膀……”
        “没事……下雨了有些疼”
        “你今天下午才取子弹包扎了……”
        “睡觉去吧 你也累了”
        “好”
       

【逍遥法外】第十章(哈哈明台小天使作妖了233)

        李熏然不明白,谢晗为什么会那么关心他……只是因为医生对患者的关心吗……在这种年代 哪里有什么医患情深?那自己遇到了一个奇葩,一个大大的“良心”医生……
        谢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成功的骗过了李熏然,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来关爱不懂关心自己的患者罢了。
        “唉……”
        “什么?”
        谢晗装作为难的样子
        “我住在你隔壁的小楼吧”
        “所以呢?”
        “有事了当然你可以帮忙吗?”
        “这是自然邻居嘛”
        谢晗眉眼里愈加温柔,李熏然觉得这个人的笑让他有责任感有这个邻居还不坏。
        “我来给你检查一下吧……你不顾阻拦就出院太危险了”
        “哦好”
        谢晗让李熏然转过腰身正对着他并用皮包里的医用工具做检查,掀开他的衬衫看到他顺滑的皮肤呼吸一紧,那些细小的划痕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平常维护治安还有上次闯火场时受的伤,取出一盒药膏谢晗知道自己不能给他上药,那太过了。
        “这种药每天擦洗完涂一遍就好”
        “就不会留下疤痕?”
        “……嗯”
        这时候谢晗早就快速的起身两步就到了门口了,狂热信徒背对着他的真神。
        李熏然又不理解了,这个神秘的家伙不由分说的就走进来,又不由分说的早离开,性格有些让他摸不着头脑,他是个警察疤痕什么的无伤大雅……
        李熏然所不知道的是谢晗的心思,谢晗在离开李熏然的陋室之后,虔诚地进入到自己的地道之中,终点正对着李熏然的床,也就是说谢晗专门挖通了一条地道一种通到李熏然的床下。每一夜,李熏然床下的地道里谢晗也安眠着……
       
       
        与此同时明台进行着自己的计划,一场完美刺杀
        ……薄靳言最近的动作太古怪了,风平浪静绝对是假象,他已经不想失去什么了!
        几天一来,他瞒着大哥和暗恋的二哥调查好了薄靳言的行踪,只剩下到达预定地点然后开一枪,他的心在这一次的行动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明明以前的时候他冷静得很。
        酒会里,新任当红歌星歌的喉唱的悠悠百转,政客名流谈的是明里暗里争斗。薄大长官,明大长官,自然也周旋在灯红酒绿里。
        “唉 阿诚平安无事,那可要多谢薄处长”
        “哪里,我不过是就事论事,您的人也不可能做出低级的错误”
        薄靳言和明楼互相客套,阿诚只是又从路过的侍者那里拿了一杯香槟一饮而尽,明楼一瞥,他也许知道阿诚不爽的原因,可这种事发生的多了,越来越难以麻木。
        只希望    明台那小子省点心,别他妈的出事
        刚想完,他一回神却注意到……对面的某个楼层里准备刺杀的小弟 明台
        行啊 你可真行啊!
        明楼看到狙击枪口的反光处气的简直要青筋暴起,这回这小子再也别想出门了,非得打断他的腿不可!
        明台准备开枪的时候,猛的看到大哥……狠狠地瞪着他,就像要打死他似的,突然一抖差点架不住抢……大哥是不想让他动手的,怎么办?
        艹!
        明台犯了致命的错误 他开枪了!   在明台手抖的那一刻,明大长官身子一侧把背对一切的薄靳言推开了,结果是在一群莺莺燕燕的尖叫里光荣负伤。
        “您没事吧!”
        “不要紧吧!”
        “快来人!”
        嘈杂的声音吵的明楼脑袋疼,阿诚连忙扶住明楼,看着那不停流血的肩头他慌了。
       
        医生优雅地处理伤口,很快伤口不再流血。明楼一副关公刮骨疗毒的样子坐在那不怒自威,阿诚忧心忡忡地出去找那个小弟。明台这小子太不让人省心了,这样怎么查,好不容易一个危机过去了,又多了一个麻烦。
        “明长官没有大碍吧”
        傅子遇万般担心的蹩脚演技所有人都疙瘩起个不停然而又不好说什么,这种客套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剩下的就是常换药了,明长官宁愿在家里取子弹也不愿意去医院我很佩服”
        谢晗摘下医用手套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医疗用品,明楼点点头就没说什么。
        “告辞”
        “哎哎!……算了也对 没你什么事了走吧!”
        傅子遇的一系列表情变化很快,快的让人知道他是个如此爱演的人,他不真。
       
@袁狐狸

哎呦喂

上善三千:

转载自QQ空间,因为版权问题我还是不要直接发文字。
抄袭这种现象在中国很是普遍,bg文抄袭bl文也多了去了
但比起抄袭这件事,最让人气愤的,是抄袭者的态度
抄袭有理了还主动把抄袭完的书寄给原作者,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和上次一样,概不回复概不撕逼
支持原创,抄袭者死。

【逍遥法外】第九章下(来自微机课的我)

        几天前……
       
       
        阿诚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他的手微微打颤。皮鞭也是被染的殷红不已,他累了。
        那人还是什么也不说,哪怕已经多天没有进食饮水,还遭受很多非人的折磨,并且他还不知道这样对待他的正是他的同志。
        “说吧 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
        “…………”
        回答他的自然是沉默,阿诚早就料到了,但更早时他没想到薄靳言竟然会让他亲自审问一个共党要员,莫非是他发现了什么吗?
        “上水刑…”
        “是”
        那个犯人啧啧得笑起来对这一切表示不屑,即使他被捆绑在刑台上也一样。
        一层层的浸满了水的纸糊在脸上使受刑者越来越难以呼吸,空气的稀缺使人的本能开始挣扎,这条缺失空气的“鱼”猛烈的挣扎!
        忽的,什么声响也没有了……解开绳索 鱼 救不回来了,死因窒息。
        阿诚笑了,好像这里不是地狱是明家的客厅。
        “长官……现在怎么办 人都死了……这可是共党的联络员……”
        “滚!”
        浑身是血的明诚收起笑脸狠狠地踹开了门穿上外衣就这么走了出去。
       
        “大哥……阿诚哥好像把联络员给申死了……”
        明台担心的对他大哥说着,毕竟什么消息没得到……那个新来的什么薄靳言肯定不能轻饶了他的阿诚哥……
        “我会亲自去的……”
        明长官心中想 那个薄靳言是故意的 联络员一定是啃不动的硬骨头……什么样的刑罚都不会让他开口的,什么时候人死了麻烦就来了。
        “大哥……我们要不要做什么行动呢……”
        “你还要干什么?再被抓进去一次吗?”
        “我……”
        明台低头看着惨死的瓷杯……委屈缩脖地退下了
       
       
        “靳言啊 接下来怎么办?”傅子遇做好了汤羹端端正正地摆在薄靳言的面前
        “你摆歪了”
        “切 我看是你眼睛歪了吧”傅子遇白了薄靳言一眼,给你做东西当夜宵就不错了,还嫌弃我摆的不正?毛病但是不少……
        “不小心死了而已 我能怎么办 共党嘴硬你不知道?”
           “只怕 明长官已经在苦思冥想了吧”
        傅子遇这一笑更像是一只狐狸了,这么作弄明长官,成天叫人家提心吊胆的 还真是过分
        “咳咳咳……呼 咳 你……在这里面加了身末……咳”
        “哈哈哈……哈 ”傅狐狸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一整条东洋的芥末 哈哈……”
       
       

这一章明家三兄弟终于粗线了~